金村古井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1-25 11:05
  • 人已阅读

金村,因金氏聚族而居故称金村。据《金村小志》、《金氏家乘》等史乘记录,金村有上千年汗青。村民世代耕读,明清两代至民国年间,孕育了许多文人墨客和乡贤望族。两朝帝师翁同龢曾作诗盛赞金村:“马队文人集,牛行旧德多;苫荜家家墨,机丝处处梭。”粗心是说金村的文人常聚会、写诗、作文、书法,乡民男耕女织,人们安身立命。

金村给我的第一印象,就像不可捉摸的古井,跟着光阴岁月的推移,却依然故我,安详淡定。

文友热忱有加,领着诸文友,谈笑于江南庙宇之侧,穿越于老街旧巷之间,寻访古迹,看望新貌。一路上,文友将金村的旧事旧韵向我们娓娓道来,他说金村在乾隆年间,有“八景”之说,名称很雅,曲桥流水、花塘渔唱,古园乔木、徐塘泛月、西泾垂钓、暗泾归鸦、破寺晚钟、南浦归帆,犹如杭州的西湖景色之雅。我却对金村老街上的一口古井发生猎奇,情有独钟,恋恋不舍。老井之地叫园茂里。

金村的那口古井,井栏圈是块巨大的青石雕刻而成,呈圆形状,看上去陈腐班驳,坑坑洼洼,满是吊绳勒槽,彰显岁月久远。曾见过恬庄古街的老井,虽然也是整石砌成,却是黄色石块,不金村古村青石厚实凝重。青石古井,让我顿生畏敬之感。

粗看古井,返老还童。纵观井外之“井”,阁下已宫殿般精雕细琢的木楼,听说已有好几百年汗青,因年久失修,颓丧破败,门窗破旧,歪歪斜斜,濒临倾圮,一片苍桑如古稀老人,好像刮过一阵风就倒。景同时异,物是人非,惟有这口古井,阅历过有数个月亚博app官方下载,亚博体育app下载,亚博娱乐平台官网下载下花前,历经了若干的平平和辉煌,蒙受过何等的羞辱和光荣,默默守望,透过它厚重古朴的形态来看望蕴藏在其中的外延和秘密,千年稳定。

古井很深,细心观看,井壁上充满了茶青的苔藓,砖缝中长出几株细弱的凤尾草,虽长年黑灯瞎火,却也分内水灵,那清爽鲜嫩的样子,尤让我喜不自禁。井里的寰宇虽小,却四序安适,风云不兴,凤尾草虽然柔嫩,却勃发着性命的坚强,它们的身躯老是向着井口,向着井的中央。在这个湿润的小空间,展示着顺境中的另一种生存、心愿状态。

正值火伞高张,酷暑难熬。趴在井沿探望井底,如探究悍然迷宫,只见人影在水中摇摆,井底别有洞天,一股凉意悄然袭来。文友见古井阁下有水桶,迅速吊上一桶,大口茗上几口,清冷透心,污浊洁清,如老酒醇香甘冽。老井是有性命的,明天,它还在把明澈芳香的“泉水”供人们饮用、浣洗、清冷,用生态一词来讲,那真是切当不外。

古井竟然带我回到童年。想起孩提时代,压根儿没听到自来水一词,老宅有口水井。清晨鸡鸣早啼,井圈边围满了大姑小嫂,边浣衣边聊着家长里短。孩子在阁下把衣袖挽得高高,在清冷凉的水里嬉戏,或光着小脚丫在水盆里踩得肥皂泡满地都是,或两小儿彼此泼水逗乐,笑颜绽成花儿。古井,成了同乡们联络感情的纽带。

于是,我对金村有了更多的理解和思考。文友对金村一五一十,每到一处都有故事可讲,对金村的一树一木、一花一草、一水一桥,都有了情感。据他介绍,看似败落荒芜的老屋,以及无声无息的一口老井,在这一狭小的空间,竟然降生过新鲜的“性命”。还在大革命期间,这里降生过早期金村党组织,一批早期党员把这里作为运动的据点,如凤尾草在黑暗中寻找心愿。让人想起了嘉兴的南湖、上海的石库门。这里也已是民国期间慈乌乡办公地,也是解放后金村小乡人民政府所在地。这里,已住过的客人,听说昆裔都寓居在台湾、澳大利亚、美国。祖籍金村的海外人士,已回到过故地,对老屋、古井深深眷恋,盼着早日修复。

我想起一个针言:古井无波,很抽象地概括了井的外延,不可捉亚博app官方下载,亚博体育app下载,亚博娱乐平台官网下载摸,一仍旧贯,更可以用来比方人,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恰是金村古井让我震撼的处所。金村古井,在我心中,能和“金村八景”相提并论,我坚信,激动的不单单惟独我,还有前人和后人。